<ins id='ag238'></ins>
<i id='ag238'><div id='ag238'><ins id='ag238'></ins></div></i><span id='ag238'></span>

  • <tr id='ag238'><strong id='ag238'></strong><small id='ag238'></small><button id='ag238'></button><li id='ag238'><noscript id='ag238'><big id='ag238'></big><dt id='ag238'></dt></noscript></li></tr><ol id='ag238'><table id='ag238'><blockquote id='ag238'><tbody id='ag23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ag238'></u><kbd id='ag238'><kbd id='ag238'></kbd></kbd>

    1. <fieldset id='ag238'></fieldset>

      <dl id='ag238'></dl>

        <i id='ag238'></i>
        <acronym id='ag238'><em id='ag238'></em><td id='ag238'><div id='ag238'></div></td></acronym><address id='ag238'><big id='ag238'><big id='ag238'></big><legend id='ag238'></legend></big></address>

            <code id='ag238'><strong id='ag238'></strong></code>

            影評人丨《成長的煩惱》子女皆禍害?潮爺育兒勸退指南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优衣库不雅视频事件_优衣库不雅视频完整版_优衣库不雅视频下载

            回首過往,80後抹不去的美劇記憶少不瞭90年代初上海電視臺引進的譯制版《成長的煩惱》。“C佛”一傢不光催生出後來《傢有兒女》等一系列足夠成功的模仿者,更把“愛、誠實、勇敢、自信、自由……”的西方價值觀借教育的名義遍灑華夏大地,目睹過瞭幻想中可親可愛的美式傢庭,或多或少改善瞭一代國人心裡傳統古板、倫理綱常的封建餘孽。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當國人正忙著用教育自暴自棄自絕於墻外的時候,夢想中西方教育的泡沫竟比大傢想象中更快被戳破,觸到瞭不可調和的爆發臨界點:去年5月《絕望主婦》女演員費利西蒂·霍夫曼和《無恥之徒》男演員威廉姆·H·梅西打開瞭好萊塢教育醜聞的第一槍,在好萊塢招生舞弊案中認罪的結果是導致瞭數十名好萊塢上流父母,教練和大學官員的接連被捕,面臨最多長達20年的監禁。

            當《無恥之徒》裡混不吝的混蛋老爹轉身出現在銀幕外為子女的教育問題鋌而走險,美劇與現實的荒誕分裂感把好萊塢苦心經營多年,輸出給全世界的西方教育觀瞬間轟得粉碎:上流社會尚且如此,普通傢庭又會何去何從?

            西蒙·佈萊克維爾、克裡斯·艾迪生(《副總統》)及馬丁·弗瑞曼共同打造FX的新劇《養育者》就把故事重心聚焦到瞭屬於這個時代議題上。保羅和愛麗就像大多數活在現實中的英國中產階級白人夫婦,他們甜蜜、安定、體面,最起碼人前毫不遜色,可是誰人知道在背後整個傢庭卻因為上有老,下有小而每每陷入崩潰邊緣。

            7歲的兒子和4歲的艾娃就像上緊發條的時鐘一樣永遠不知疲倦,生理上的消耗隻是盧克所面臨麻煩之一,接踵而來的壞情緒和更深遠對孩子教育的規劃現實問題把他逼得永遠處在儒雅隨和和歇斯底裡的切換中界點。

            《養育者》養育的可不止乳臭未幹的孩子,為老不尊的父母同樣麻煩不斷——盧克總是尋死覓活,巴不得上演“楢山節考”的父母和愛麗總是不學無術,巴不得上演“內佈拉斯加”的父親像三座大山一樣堆在獨生子女夫妻的肩上。

            最起碼《養育者》的題材是令人驚喜的,看過太多積極陽光正能量的“成長的煩惱”後,每一部諸如《路易不容易》又喪又甜的劇集都彌足珍貴。畢竟現實生活中的子女可不都盡是“大錯誤沒有,小錯誤不斷”的迪士尼小童星,父母在教育中所面臨的灰色部分——體罰、擇校甚至對孩子撒謊才是真正的切膚之痛。夢幻即已退場,當年《刮痧》中那番中西教育鴻溝的爭論好像終於在《養育者》中更進一步地在西方的視域下得以反思。

            狡猾的是《養育者》並不介意用平行剪輯的閃回手段刺痛所有育兒者不敢承認的創傷。孩子出生前你儂我儂的陽光普照和孩子出生後叫苦不迭的愁雲慘淡穿插其中,壓抑的憤怒和不安映照下短暫的幸福回溯是刺痛過往的矛,也是定位當下的錨。當然你不會懷疑愛人“用被把孩子憋死還自己一個清凈”絕對是玩笑話,可是當孩子和被同時消失不見時第一反應馬上報警的橋段像是大剌剌扇在幾乎所有父母臉上的的可憐共鳴。

            當年輕的父母開始為孩子的學區房頭痛,很難不聯想到2019年大陸電影《學區房72小時》,單不論成品到底如何,所謂中產階級的體面瞬間被教育系統戳的千瘡百孔這碼子事在東西方的文化中終於實現瞭協調共振,潮爺都得張嘴閉嘴像佟湘玉一樣說出“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西方自由教育的最後遮羞佈也被扯下來瞭,你也隻能無奈比爛:敢情你們也指望孩子出息提升階級,天下父母心,有啥不一樣?

            說到潮爺應該還算驚喜,在這樣一個標準英式喜劇當中潮爺除瞭最低限度維持住瞭當年英版《辦公室》小體面之外,就是徹頭徹腦疲憊沮喪中年危機。內憂外患,人生何處不尷尬,潮爺的無能狂怒可能是《養育者》最大的笑點,沒有之一。

            人到中年的父母一不留神就成為傢庭生活註定的失敗者,原生傢庭的包袱和對子女悲喜雜糅的不安全感總是不能簡單被“為人父母”四個字抵消瞭事。他們也隻能在生活的試錯中被“愛”推動著,伴著垃圾箱裡引人側目的空酒瓶疲憊沮喪地生活下去。總以為“長江後浪推前浪”,下一代會比自己更出息的我們正見證著這一代青年人文革似的舉報成風,也許《養育者》就像前些年在豆瓣“父母皆禍害”小組的孩子們終於長大成人,把矛頭對準“子女皆禍害”,繼續吐槽下去。